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,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

中文|English
热线电话:

“剑桥桥下悠悠水,曾照波心几片云”——闫文国主任与三位学生的剑桥面试之旅

国际部文学选摘2020第二十七期



剑桥旁,康河畔,吟诵一段徐志摩的《再别康桥》。

这是闫文国主任在剑桥完成的第一个小作业。作业是语文组老师留的,来去匆匆,作业也匆匆。但在康河的柔波里,他看到了几片倒映的云彩。

此次剑桥之还有一项更重要的作业,是校长留布置的——陪三位学生参加剑桥大学面试。今年,国际部有三名学生获得剑桥大学面试通知,他们是于宝阳,杨培玉和王跃衡。

整个过程轻松有忐忑,兴奋,更有满满的收获。今天来与大家一块分享。

(一)剑桥与建安

出发之前,有幸联系到了栾建安。

他是衡中老校友了,曾在北大医学院工作,如今在剑桥。他主要方向是公共卫生,进行流行病、糖尿病和大众食谱等方面大数据的收集和研究。

一去衡中几十年,可建安衡中情结依然很深。2004年我校第一所友好学校——英国罗杰曼物兹学校,都是建安同志物色、筛选、协调联系的。

听到三人去剑桥面试的消息,建安几乎欢欣雀跃了。他一直盼望衡中学子的身影出现在剑桥的校园,而今终于有了希望。

建安的爱人给几位同学找了大量剑桥面试真题,A4纸整整打印了四十页。她和孩子们聊天,让他们鼓起勇气。他的两个儿子非常优秀,一个在著名的普华永道会计师事务所工作,一个在UCL学习金融。他们也与这些衡中学子亲切交流,并为他们提供一些面试心得。

对这热情的校友一家人,我们准备了孔子人物剪纸,孔子故里是山东,建安也是青岛人;孔子儒家文化遍天下,建安中华情怀衡中情节到天涯。礼物虽小,也算我们的一份敬意吧。

(二)剑桥与OCU

杨培玉等三人都是国际部OCU班的学生。

OCU的名字颇具深意。O是Oxford——牛津大学的首字母,C是Cambridge——剑桥大学的首字母,U是unite。三个字母组在一起,就是这个班级一起冲击牛津剑桥,也可以叫牛剑班。

果然,第一届OCU就有了希望,三个人获得了剑桥面试机会。

到剑桥的时候,正赶上学校假期。

校园里静悄悄的,然而绝对不冷寂。校园的路上偶尔有人走过,也是脚步匆匆。

然而,许多地方都是学习的身影。其中一个TVroom,按说应该是看电视的地方,可是却有一些年轻人在讨论专业问题。没有面红耳赤,据理力争,他们发言也都文质彬彬。这大概就是剑桥,外在的斯文与内里的执着恰到好处的结合。所谓文质彬彬,然后君子,东方的古老追求竟和剑桥不谋而合。

面试时,两位面试官和学生同一张桌子,不是面对面的考试形式,没有威严相压。三人分坐三面,平等对话的样子。教授很年轻,脸上写满笑意,交谈起来如沐春风。这大概就是名校教授的风范吧。

他们的问题不拘泥于狭窄的一个面。比如杨培玉申报化学专业,他们却问了物理问题,比如电磁场中,一个通电杆在运动,让求加速度;还问了数学问题,化学问题则让分析H3+成键情况描述。

王跃衡报的建筑专业,他们则从数学与建筑、物理与建筑的结合处提问。比如sinX波的振动和传递现实中有哪些应用。

描述过程中,如果你面露难色,他们会和蔼地提醒转换思考角度。他们要的,似乎不是知识的记忆,不是习题的熟练,不是最终的结果,似乎看重的是现场解决问题的能力,甚至现场学习解决问题的能力。

这些不免引人深思——究竟怎样培养,培养什么样的人才,才能符合世界名校的要求,才能符合未来人才的需求,这是接下来要研究的重要课题。

此次面试,有关老师也做了相应培训。面试题目有一道是这样的——冬天水管结冰冻裂,到底是横截面的压强大,还是水管壁的压强大。培训老师也出了一道类似题目——一根香肠在冰箱里冻裂了,讨论横截面的压强大还是香肠壁的压强大。

当然,面试准备能碰到具体题目也只是巧合,平时教学做足功夫才是根本。

面试过程让三位学子很有震撼,他们的心更加坚定了,他们的目标更加明确了。这对他们来说,意义远远胜过一次面试。

面试结束,摩根校长——之后再做介绍——带孩子们观看了英国自然科学博物馆。里面有世界上第一例克隆羊小羊多利的标本像。有一处展览以著名科学家命名的化学元素表,比如99号以爱因斯坦命名的锿元素,101号以门捷列夫命名的钔元素,102号诺贝尔命名的锘元素,孩子们兴趣颇深,留恋了很长时间。闫主任趁机鼓励他们,希望将来见到以他们的名字命名的事物。

这些孩子很优秀,很活泼,兴趣也很浓。他们衡中普高班的奥赛和实验班。他们估计,他们高考或许就是650分左右,清北可能性不大,来到国际班,他们陡然有了冲击国际名校的机会。国际课程的优势也就不言而喻了。

(三)剑桥和摩根

摩根先生是衡中在英国的第一所友好学校——罗杰曼物兹学校的校长。该校曾经派口语教师到我们学校,每年夏令营都是该校教师来讲课。摩根校长十分关心衡中的情况,聊天过程中,他不断问起衡中举办的活动、衡中的成绩和衡中的师友们。这位退休的老人,也开始学起了汉语。

摩根校长和两个儿子Joe、Tom都毕业于剑桥大学,对于剑桥大学,他们了如指掌。所以,对于即将参加面试的三个孩子,他们进行了精心指导。

比如,他要求三个孩子面试前的等待中,要主动与来自各国的孩子交流,一者放松心情,二者可以拓展一下视野。

比如,人文类试题,主要不是答案的对错,而是阐述清楚自己的想法。理科类试题,主要看你的解题思路,一旦发生偏差,他会给你提醒,这样也会考察你现场的学习能力。

面试之前,摩根校长领孩子们到了坎特伯雷大教堂。他说,教堂的氛围有利于孩子们静下心来,静能生慧,希望孩子们过关。

临行前,建安先生、摩根校长都转达对衡水中学的祝愿。

 

孩子们进去面试了。

校长布置的作业快要完成的时候,闫主任悄悄来到康河边,在徐志摩当年留恋的地方,完成语文组老师布置的第二项作业——在康河边吟诵徐志摩的《再别康桥

康河的柔波里,荡漾着当年徐志摩先生的思念,也掀起了闫主任内心的波涛——康河岸边多一些衡中学子的身影,衡中的历史上,便会增添一份彩虹般美丽的风景!

祝孩子们如愿,祝衡中越来越好!


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