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,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

中文|English
热线电话:

“方方教我写文章”---青萍七一

国际部2020文学选摘第二十二期




《皇帝的新装》估计没几个不知道的。整个童话里,说真话的只有一个儿童。

说老实话,当年只当童话读了。我认为那种情况只存在于童话之中,或者存在于过去或者异域他乡,身边不可能如此。当年巴金的《随想录》流行的时候,甚至对产生过怀疑——说真话这么难吗?

后来才慢慢知道安徒生的心酸,才了解所谓儿童的眼睛儿童的嘴吧,在成人世界里,也只是逗乐子而已。电视栏目——“童言无忌”大概就是这样。

 

我以为,儿童的眼睛儿童的视角,永远是单纯的,是真实的,但这次却产生了怀疑。

前几天,有位中学生写给方方阿姨一封信。

如果那是个中学生,就是未成年人,应该还带有儿童的单纯,可那文字却让人不寒而栗。比如质问方方端谁的饭碗——方方不是靠劳动端自己的饭碗吗?拿“父母晚上动静大”来说事儿——这荤荤素素的,就是中学生的单纯和真实吗?父母晚上的动静和疫情实际状况,这谁跟谁,风马牛不相及啊。整个一个逻辑混乱,一盆浆糊啦。

不说单纯真实,不说逻辑,中学生应该有的指点江山激扬文字,也不应该是这个样子啊。毛泽东同志恰同学少年之时,如果写出这样的文章,那会怎么样呢?

 

方方的文字,其实就是武汉疫情中的所见所闻所想,没有一点儿哗众取宠。

文章合为时而作,歌诗合为事而作”,方方就是中规中矩的做法。方方本是作家,也践行者写文字的原则。我认为,所有写文字的人都应该听听方方老师这一堂写作课。

 

可是,应该正在学习写作的中学生竟然发飙了。

疫情本就是一场灾难,记载灾难中的实际情况,竟然让中学生义愤填膺了。

看来,如今方方和这个中学生角色颠倒了——方方成了童话中揭露真相的孩子,而这个中学生却成了童话中形形色色的大人之一。可童话里,大人们也是惊奇的目光而已,没有谁抡起棒槌像那个说真话的孩子头上打去吧?

这个中学生进化得显然更上一层楼了,特别接近精致的什么主义者了。

如果让他读《三吏》《三别》,他该不会大骂杜甫吧?不过,如今的孩子漫画毁损杜甫确实存在,是不是因为这个呢?倘若如此呢?

中学生正处于各种观念形成的阶段,也正在文风形成的关键时期。可建议他学学方方阿姨的文章,此时恐怕要冒天下之大不韪了。

可我偏偏是教人写文章的语文老师!

如果这个学生我正在教,我该怎么办?

 

网上许多人揣测,是有人打着中学生的名义写的。

那就更可恶了——他用自己的扭曲,强行扭曲了中学生的正常观念,强行扭曲了中学生的文风,强行扭曲了中学生的形象。一人之力毁掉一代人的形象啊!

还有,倘若这个人是指引文章风向标的人物,那么他会扼杀相当一部分真实文字——真可怕是不?

捉刀者如果是我这样的老师呢?

老师的标准当然会框住学生文章。那么文章这样的老师调教的可能在考试中会有不错的分数,可之后呢?难道学生以后都要写这样逻辑不通毫无价值的文章吗?那可真的会掉一代人啊。他会毁掉文章天才的兴趣,他会毁掉一代人的运用文字的能力——整整一代人啊!

老师也好,其他人物也罢,他们会跟着方方老师的课堂学习写作吗?

他们的文字已经病入膏肓,却在那儿毫不知觉呢!

 

疫情期间,我就像一个无知的孩子,不知道写些什么。

看着增长的数字,看着种种消息,我来不及思考,来不及分辨。什么是谣言,什么是实情,甚至谣言和事实面貌迅速转换,弄得我一塌糊涂。我不传亦不语,只有静静地看,也就沦为了沉默的大多数。

所以,不管他人如何,我要老老实实跟着方方老师学习写作了。

尽管视角没那么广,情怀没那么大,思想没那么犀利,起码朴素和真实可以学!如果学到手,起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;如果学到手,对于我的学生也许会有一点点儿帮助。

其实,从方方日记的受欢迎程度来看,和我一样好好听课的人不在少数。我们都喜欢那个揭露皇帝没穿衣服的孩子!

 

武汉城门打开了,方方日记也到了最后一篇。

指斥和拥护的声音如浪涛一般起伏。其实还有许多样貌的文字,比如争眼球的,争功劳的,争泄愤的等等。眼睛也是各种样子呢,有闭着的,有看热闹的,有偏离方向的等等。文字出自安静的大脑的依然不多。虽说这也是一种真实状态,但这真实令人惊悚。

珍惜机会,好好听课。争取写出几个像样的文字,最好也熏染一些儿像样的情怀。

;